北屯區后庄七街旁有一棵老芒果樹,
生長在陳姓家族的土地上,
胸圍四公尺多,
據說樹齡有兩百多年,
並被台中市市政公告為列管「珍稀樹木(註:目前市府承辦人員仍稱珍貴老樹)」。

這棵老樹最早是在「庄內鐵馬道」的解說牌看到,
不過圖示有誤,
根本找不到。
後來找到台中市的列管老樹清單,
看到地址,
才找到這棵樹。



2009年4月:


當時這一段后庄七街只有單線道,
沒記錯的話,
路底還有人設置紐澤西護欄,
車輛還無法通過。

路面比老樹所在的果園的要高出許多,
有70公分以上,
邊坡上還有人種菜。
由於陳姓家族已不住這裡,
所以南側的舊古厝荒廢的很厲害,
雖然雜草叢生,
不過可以看出老樹所在地以前應該是個果園。


2010年5月:


這是HERETIC與老樹的合照,
相比之下就可以知道老芒果樹的巨大。
老樹旁有堆積不少廢棄土與建築廢棄物,
另外道路跟老樹之間有被整理過,
不過當時我並不知道這是什麼意思。


2010年10月:


意外發現,
后庄七街已經被拓寬,
因此老樹與后庄七街之間距離大幅縮減。
原來,
整地的意思是要拓寬道路。

另外,
道路擴寬的範圍只有從庄內巷到老芒果樹前,
至於老芒果樹到后庄路的路段並未拓寬。
完整的一段路只拓寬一半,
好怪喔?


2010年12月:


就在后庄七街拓寬後沒多久,
老樹所在地開始大規模整地。
路一開就開發?
巧合?
我才不信!


2011年6月:


當時建案已經推出一段時間,
現場也蓋了圍籬與工務所,
看來快要進行動工。


2012年2月6日:


新蓋的房子就在芒果樹旁邊,
距離只有兩公尺!
另外真是神奇,
新建案就蓋到有拓寬路面的地方為止。

地面被大幅填高,
老樹樹根被掩埋。
根據以前的照片,
前前後後因該有被掩埋近70公分以上。


這段期間,
市府沒有動作,
老樹漸漸衰敗,
真是世界的大台中!

新建的房舍竟然就靠在老樹旁,
這樣的設計也可以發建照?
難道不能將老樹融入設計中?
在不影響建蔽率的情況下將方位改一下,
將建物蓋在樹冠的範圍之外。

不是每年都有請外包廠商巡查列管老樹的狀況嗎?
又是市府團隊自動失能!



然後,
神奇的事發生了,
傳出有搶救后庄七街老芒果樹的消息。
追溯源頭,
來自臺中市市政新聞:「2月11日搶救老樹 歡迎市民參與」。
內 容節錄如下:「為搶救珍貴老樹、推動低碳城市,臺中市政府農業局與國立中興大學、自然科學博物館特訂於2月 11日(星期六)上午10時30分,於臺中市北屯區后庄七街之珍貴老芒果樹前,舉辦「應用新的都市樹木綠化技術,搶救逐漸衰敗的老樹」活動,將現場示範恢 復老樹生機,歡迎市民朋友踴躍參與。」

這真是不得了!
恐龍動了起來!
不過,
這時在不合以前市府的行為,
到底是怎麼回事?
真是一團迷霧,
當然要前往看看。


2月11日上午10時30分到了現場,
現場有農業局官員、科博館植物學組、中興大學園藝系劉東啟、陳成添議員、日本樹醫堀大才。
正在進行的有兩項:
一項是示範「高壓水力深層土壤改良法」進行搶救老樹的示範,
一項是解說如何修剪植栽等等各項理論與技術。

現場:


科博館植物學組是主辦單位,
現場解說與示範的是劉東啟與堀大才,
陳成添既看示範也忙著接受採訪,
至於農業局官員看起來是來看示範的。

經過了解,
他們之間的關係是,
堀大才是劉東啟找來的顧問,
科博館植物學組與劉東啟正在合作進行各項綠化、植栽修剪等技術示範解說,
臺中市農業局正在跟科博館植物學組接洽合作中。

至於陳成添的角色…
根據聯合新聞網「市議員陳成添說,這株老芒果樹原本位在都市計畫預定八米道路中央,地方社區總體營造發起保護老芒果樹,市府才繞過老樹另徵地闢道路,現附近陸續興建屋舍開發,與老樹原果園生長環境大不同,才邀科博館、中興大學及農業局入員,一同觀摩健康樹木養成及示範活化根系工法。」
根據群建有線地方新聞「北屯后庄里一棵感染疾病面臨枯死的240年老芒果樹,市議員陳成添為它請命,特別會同農業局找來日籍樹專家堀大才先生,遠渡來台為這棵老芒果樹治病,希望它早日康復。」

所以,
這場搶救與示範活動是由陳成添招集的,
看起來真是「有血有目屎」!

陳成添原先是后庄里里長,
還當選內政部九十四年度全國特優里長,
後來當選市議員,
縣市合併後又連任成功。
根據台中市議會的議員提案與質詢(台中市議會網站都有提供查詢),
曾多次參予樹保條例的提案與質詢。

開路、開發是當地居民的盼望,
但老樹怎麼辦?
面對老芒果樹日漸衰敗
最後陳成添議員不畏壓力站了出來
招集專家與市府共商搶救計畫

面對這場浩劫,
不但全力付出還承擔壓力
這樣的議員,
值得大家效法。


老樹:


這場搶救行動之後,
老芒果樹終於脫離險境
有專家獻策、
有官員指導、
有專業技工施作、
更有陳議員熱情相挺。

面對這樣的魄力,
再蠻頇的開發商也不得不佩服,
全力支持這項愛鄉愛土的行動!

后庄終究還是需要陳成添議員。


至於這場浩劫要怪誰
理論上這就不是HERETIC的業務範圍,
請洽后庄七街芒果樹公。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HERETIC 的頭像
HERETIC

HERETIC

HERETIC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1)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