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個月,
南屯溪糖鐵橋被發現已經被拆毀,
詳見:
蘋果日報:保護追不上破壞 舊南屯溪鐵橋拆了
中時電子報:瑞成堂翻版?五分車橋遭拆除

果然,
終於還是來了,
上個月再度前往麻糍埔楓樂巷。


由南屯區永順路與豐順路路口旁,
可以看到糖鐵的舊路線。

舊糖鐵:


糖鐵廢棄多年,
已經改成農路。

最後的草欉:


週邊都是十三期重劃區的範圍,
最後一季稻米已經結束。

沒多遠,
就到了南屯溪。

南屯溪糖鐵舊橋墩舊貌(2011.11.13):


原先的糖鐵鐵橋在糖鐵廢棄後損毀,
後來當地人利用舊橋墩搭蓋一座人行鐵橋。

南屯溪糖鐵舊橋墩現狀(2013.7.17):


鐵橋被包商拿去賣錢,
而舊橋墩被棄置於河床上,
真是「前人辛苦搭橋,後人過河拆橋」。

舊橋墩:


這座橋有列名在去年六月的百件文化資產申請案,
不過文化局與文資中心自動失能,
可以說是被冷凍。
不,
應該說是選擇性遺忘。

至於文化資產審議委員會,
根本是文化局與文資中心的魁儡!
因為不管哪一屆,
要審議什麼,
都是葉樹姍與張祐創在操控

只要不安排,
自動就成為懸案!

糖鐵舊橋墩就在這種情況下,
倒在南屯溪河床上。

南屯溪:


沿岸的竹欉都消失了,
真是該死的建設大台中。



接著轉往楓樂巷。

路旁:


自拆獎金真是魅力無法擋,
都當了地價公的契子。

老樹群:


這一點共有三棵老樹,
右邊是老榕樹公,
左邊則有雀榕與榕樹。

榕樹:


雀榕:


老榕樹公:


2009年提報了很多老樹,
最後很意外的讓這附近三棵老樹得到珍貴老樹的資格。
不然,
現在大概又成了太空包。

往前:


前方道路被故意堵死,
這大概又是逼迫地主同意的手段之一。
只不過,
這次公辦的學人家自辦的,
真是經驗傳承,
世界的大台中!



再往南走一段。

南屯溪:


現在換都發局長換人了,
會不會直接跳票硬幹填溪,
這真是個好問題?

老榕樹(位於南屯溪溪邊):


雖然有登錄為珍貴老樹,
但目前前途不明。

樟樹:


這棵樟樹位於江鑑能古墓旁,
是周邊僅存的一棵樹。
命運跟古墓一樣,
都掌握在臺中市第二屆「古蹟、歷史建築、聚落及文化景觀審議委員會」手上。

回頭:


右邊是樹德山莊銀漢堂,
目前也掌握在臺中市第二屆「古蹟、歷史建築、聚落及文化景觀審議委員會」手上。
未來如何,
仍是不知道。

日新橋:


南屯溪兩岸的景觀已經喪失大部分。
至於市府的補救方案「兩側10公尺暫緩施工」,
還是真好用的遮羞布!

楓樂巷:


違章工廠都拆光了,
大概都繼續往烏日、霧峰,
繼續在農地中經營。

樹海:


原先的樹海,
現在只剩下樹屍,
也就是未來的太空包。

糖鐵舊路線:


繞到舊糖鐵的另一頭,
現況真是地價公顯靈。

南屯溪糖鐵舊橋墩舊貌(2011.11.13):


南屯溪糖鐵舊橋墩現狀(2013.7.17):


至於譴責追究有用嗎?

對照近年市府的情況,
大概又是某前約僱人員的疏失,
無法懲處,
也無責任,
連胡志強演戲震怒都不用。
總之,
愛將真有愛!

楓樂巷巷口:



樹德山莊、江鑑能古墓、老樹公、南屯溪、南屯溪糖鐵舊橋墩、楓樂巷古道、麻糍埔遺址……

目前文化園區還不知道在哪,
都市計劃仍未調整,
糖鐵舊橋墩就先陣亡了。


地政局漠視無感,
文化局自動失能,
胡志強還在吹噓「文化是好生意」!

根據市府新聞:土地開發結合文化建設 地政局長細數各項成功案例
只剩文化「工程」建設的文化城,
真是世界的大台中。


看來文化資產與文化「工程」建設之間,
無法共存於台中這塊土地上。

至於最後會剩下什麼?
決定在各位市民手上。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HERETIC 的頭像
HERETIC

HERETIC

HERETIC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5)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