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概在去年底,

在美術園道看到新設立一件公共藝術。

 

1.JPG

園道上已經設置太多東西,

竟然又多一件。

 

2.JPG

這個公共藝術叫「蝶戀花的新生」,

是扶輪社設置的。

 

明明是公有地,

有力者真是愛設什麼就設什麼。

問題更大的是,

這算什麼紫斑蝶護育公園?

 

根據市政新聞:紫耀大臺中! 蕭副市長出席紫斑蝶護育活動

在2012年有辦過一場活動,

還有當時擔任副市長的蕭家淇背書。

 

美術園道算什麼護育公園?

要紫斑蝶從八卦山大肚山飛過來,

沿途穿過無數的車輛,

嚴重的空氣污染,

高濃度的殺蟲劑與除草劑,

真是......

 

根據另一篇扶輪社的文章

總共種了三千多棵高士佛澤蘭

種一些蜜源植物就算是護育?

 

不過是搞個秀,

還大陣仗辦活動,

真是有夠假

這有意義嗎?

作秀成分比較大

保護棲地比種植蜜源植物重要的多。

 

在這座城市中,

公園綠地、園道、廣場、運動場等少的要命,

要市府多蓋一座公園,

還會被官員嗆說公園已經太多沒必要。

 

至於台中市政府未來會不會有棲地保護

理論上這就不是HERETIC的業務範圍

請洽林佳龍與新的市府團隊。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HERETIC 的頭像
HERETIC

HERETIC

HERETIC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


留言列表 (1)

禁止留言